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王爺,王妃她又作翻三界了
報告王爺,王妃她又作翻三界了 連載中

報告王爺,王妃她又作翻三界了

來源:google 作者:墨染時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璃 陸越

夜璃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會穿越成一介廢柴,還差點被餵了老虎……什麼?「名震六國」的冰山美男竟是她未曾謀面的老公——九王爺?!嘖,這傢伙一看就「不走尋常路」於是,自詡「賢良淑德」的王妃命人在大街小巷貼滿「納妾」告示:廣納各色美男向來淡定的九王爺表情裂開了,咬牙切齒趕人:「本王身體孱弱,有王妃一人足矣」陸國人人皆知夜璃天生靈脈堵塞,靈根有殘,仗着有個寵溺縱容自己的將軍父親作天作地,個個等着看她被九王爺掃地出門……誰曾想她竟一鳴驚人,驚艷六國,甚至驚動了仙門——富春學院親自遣人來探,然機遇通常與危機並存……前世死亡之謎隱隱與潛藏在暗處的那股勢力息息相關……真相如何?待她翻了這片天,還怕找不到么?!展開

《報告王爺,王妃她又作翻三界了》章節試讀:

將軍府東南一隅。

廂房裡燭光通明,時不時傳出「乒乒乓乓」的撞擊聲,夾雜着陶瓷碎裂和怨毒的咒罵聲,院子里守夜的侍女——漣漪和小婉似兩尊石像佇立在風中,大氣也不敢喘。

聞訊趕來的師翩翩不悅地掃了兩人一眼,怒斥:「小姐回來你們也不知道來通知我一聲,由着她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若是驚動了將軍,罪責你們擔待得起?」

漣漪腿軟的跪下,連聲求饒:「是小姐讓我們守在院中,不讓任何人進去,求夫人饒命。」

「渰渰又怎麼了?」

師翩翩深知女兒的個性,遷怒侍女不過是讓她們長點記性,以後不敢再幫着渰渰瞞她。

小婉為了「戴罪立功」搶着答話:「夫人,小姐是在九王府受了氣……」

「誰狗膽包天敢給我的渰渰氣受?」

師翩翩一聽急了,當場將怒火泄在小婉身上,狠狠扇了她一巴掌,把她打翻在地連滾數圈直至撞在院角槐樹的樹榦才停下。

吐出一口黑血,已是不省人事。

漣漪偷偷看了一眼,驚得倒抽一口氣,雙腿止不住顫抖。

修為達到鍊氣中階的夫人下手毫不留情,扇出的那一巴掌挾帶着火靈力,生生將小婉的左臉燒毀了。

師翩翩只看了漣漪一眼,她就驚懼的磕頭如搗蒜,連聲求饒。

「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漣漪極快的抹了一把眼淚,哽咽着說:「小姐見九王爺回府,特命奴婢燉了一盅補湯,她親自端去了『凌風苑』……」

凌風苑外。

夜渰端着托盤,無視守衛,嗲聲嗲氣的沖裡頭喊話:「九王爺,我是將軍府的夜渰,聽說你身體不適,特地燉了湯藥來看望你。」

守衛盡忠職守的攔住她:「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這話讓夜渰萬分難堪,怒火蹭蹭往嗓子眼冒,要不是為了維持溫柔甜美的千金小姐形象,早就破口大罵了。

即便收斂了許多,對待小小的看門守衛語氣也好不到哪去:「你耳朵聾了嗎?我是夜瀾將軍的女兒,並不是什麼閑雜人等!」

守衛耿直的回答:「這兒是九王府,不是將軍府,請回吧!」

夜渰氣得恨不得將湯盅砸他臉上。

姍姍來遲的晴空在了解情況後,一點情面都不給夜渰留,趕蒼蠅似的揮揮手:「咱們九王府雖不是什麼神仙洞府,卻也不是阿貓阿狗來去自如的市井之地,古往今來只有陪嫁侍女,從來沒聽說過陪嫁妹妹這種事。今日王妃九死一生才契得鎮國神獸,那一身血衣令見者心酸,你身為妹妹不趕緊回去照顧,卻在這兒給姐夫獻殷勤……」

夜渰活像被剝光了衣服晾曬在青天白日之下,小心機被對方一語道破,難堪得將托盤丟給漣漪,哭着飛奔出了九王府。

隱在暗處的萬里緩緩走出,遞給無措的漣漪一瓶傷葯,溫聲說道:「我瞧你走路的姿勢有些不太自然,應是受了傷,這是葯聖嚴曦研製的葯,外敷內服皆有奇效。」

漣漪不敢拿,生怕事後被夜渰知道了又要遷怒自己,像一隻驚弓之鳥拔腿就跑。

晴空哈哈大笑:「我平日里總勸你善良你不聽,現在沒人信了吧!」

漣漪回過神來,卑微的跪伏在地。

將下午在九王府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和盤托出,唯獨瞞下了萬里贈葯予她一事。

師翩翩聽完之後,心中有氣卻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別說刁難渰渰的是九王爺的得力手下——侍衛統領晴空,就算只是一個小小的守衛,有九王爺在背後撐腰,誰敢明目張胆拿雞蛋去碰石頭?!

師翩翩將漣漪打發走後拾階而上,推開門,看着滿地狼籍,不忍苛責夜渰一句,反倒心疼的撫摸着她那張與自己年輕時十分相似的俏臉,勸道:「這次的事就當買個教訓,晴空和萬里是九王爺的兩大心腹幹將,咱們娘倆眼下身處陸國,只可討好收買他們,不得再與之起衝突。」

「娘,這事都怪夜璃!」夜渰忿忿不平的嚷着。

「渰渰,夜璃那個廢物這次走了狗屎運白撿了鎮國神獸當靈寵,但你不要忘了,她壓根就不能修鍊,守不住的。」師翩翩眼底閃過一絲恨意,臉上依舊掛着慈母般的微笑,溫言軟語開解自己的親生女兒:「娘已經遣人給你外公去信告知了此事,想必桑國國主很快就會有所動作。」

夜渰聞言眼前一亮。

她興奮地挽住母親的手,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彎彎繞繞,「娘想借桑國之手剷除夜璃?」

「不僅如此,前陣子你外公的靈寵火獅獸被富春學院副院長的靈寵打成重傷,藥石無醫,若能藉此機會契約鎮國神獸就好了。」

屆時師家就不必再屈居桑國國主之下。

夜渰聞言不禁有些着急:「外公也真是的!火獅獸怎麼能跟富春學院副院長的靈寵比斗呢?要是得罪了副院長,明年我還怎麼去參加選拔?」

「此事你外公在信上也沒有細述,只說是因你表哥而起。」師翩翩安撫道:「別擔心,富春學院又不止一個院長,你小舅舅是火靈院資深導師,你表姐藝晨連續兩屆火系大比武躋身前十,師家在學院根基深厚,你只管好好修鍊,到時候一舉奪下冰系入學考核的魁首。」

夜渰信心滿滿。

放眼六國,與她差不多年紀的修士達到鍊氣初期七層的鳳毛麟角。

九王爺陸越以冠絕六國之勢,年僅21歲就已是鍊氣中階巔峰修為,而斯國的斯雨公主以鍊氣初階九層的實力緊追其後,兩人皆被奉為天才。

在夜璃被國主賜婚給九王爺之前,斯雨才是世人津津樂道的九王妃人選,也是夜渰最為嫉妒的人。

要不是斯國盛產靈石晶礦,王室又藏有大量天材地寶,斯雨的修為說不定還不如她呢!

好在九王爺是雷靈根修士,而斯雨則是火靈根修士,不會跟她爭搶冰靈根魁首桂冠。

只要想到夜璃很快就會死,自己即將踏上人生巔峰,夜渰就忍不住竊喜。

師翩翩趁熱打鐵循循善誘:「九王爺雖是王后所出的嫡子,但王后早已故去,聽說她的母族不過是海外之地區區一個小家族,比起其他幾位王爺,九王爺勢單力薄,不是你的良配。」

「娘,我若嫁給九王爺,有爹爹幫襯,陸國將來的國主必定會是他。」

夜渰腦海中浮現陸越那張神祇般的清俊容顏,心頭小鹿不由自主上串下跳,臉上浮現少女思春的嬌羞。

「陸國是六國之末流,土地貧瘠,人口還多,總共就那麼幾條靈石礦脈,挖了幾代也差不多快挖空了,哪像咱們桑國地大物博,即使是平民靈根等級都普遍高於陸國,等你外公當上桑國國主,你就是小公主,夫婿人選起碼也得是伊國或爾國的太子呀。」

師翩翩打從心眼裡瞧不起陸國,當初要不是嫉妒姐姐師玥與夜瀾相戀,她也不會背井離鄉來到這蠻荒之地,好不容易才整死了師玥,灌醉夜瀾……

夜渰對母親的規劃很是心動。

如果能當上六國最強——伊國的太子妃,以後便是伊國王后,整片亞里大陸都將對她俯首稱臣,山呼朝拜,可一想到伊國太子那張麻子臉,五短身材,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師翩翩看出女兒的顧慮,劍走偏鋒的勸說:「等你登上權力巔峰,區區一個陸越,還不是手到擒來么?」

「娘,你說得對!九王爺遲早會屬於我。」

夜渰開心得不能自已,彷彿一切已經盡收囊中,殊不知母女倆的密謀早就落入潛伏屋頂良久的那人眼中。

萬里嘴角抽了抽,心中暗嘆:幸好晴空那個二愣子被王爺打發去蹲守王妃的院落,要是換他在此,指不定要撒把迷藥把這對蛇蠍心腸的母女迷暈了再暴揍一頓。

王妃的生存環境比想像中更為惡劣,真叫一個:雞窩裡飛出鳳凰。

他抬眸看了看月朗星稀的夜空,目光落在夜璃居所方向,好奇王爺怎麼就料定派他來夜探將軍府定有收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