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半夏
半夏 連載中

半夏

來源:google 作者:僅七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顧子期 魏棱

在校園愛的轟轟戀戀,卻還是逃不過分手一劫五年後在京都相遇,譚欣然拒幫顧子期「五年前,我和他就再無瓜葛」既然你不願意複合,那我們就重頭開始顧子期窮追不捨,譚欣然步步後退,生死之間顧子期捨身相救,兩個人終於突破隔閡幸福只在童話里,兩個人又經歷波折譚欣然:我們情深緣淺,這半生的緣分盡了,江湖不見吧展開

《半夏》章節試讀:

  在魏棱失魂落魄的時候,顧子期沒理他,反而像風一樣追着譚欣然出去。魏棱反應過來,想要叫住他已經來不及了,早就沒了人影。

  越想越氣憤,魏棱罵了一句:「顧子期,你的世界只有一個譚欣然,前世是我欠你的。」

  一個人落寞地走在大街上,譚欣然陷入了極度的自我厭惡中,事到如今還是沒辦法忽視顧子期。當初他都那麼絕情了,那幹嘛還要想着他,為什麼要那麼犯賤?

  路邊很多地方充斥着顧子期的代言,服裝飲料首飾手錶等等,無處不在,譚欣然才發現原來自己要驅逐的人,一直和她息息相關。

  過去的回憶不斷閃現,譚欣然心裏抽搐的疼。她越想越委屈,放任自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跟在她身後的顧子期反應過來,走到她身邊,一把拉起她就走。

  譚欣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塞進了一輛的士中,「丫頭,你住哪裡?」

  好半晌,譚欣然才認出這個帶着口罩的男人是顧子期,「顧子期,你怎麼在這裡?」

  噓,顧子期示意譚欣然小聲:「不要說我名字,ok?你住哪,我送你回家。」

  他的聲音似乎有魔力,譚欣然鬼使神差地爆出了家庭住址:益豐路金鼎花園。

  顧子期讓司機去那裡,一路上譚欣然打量着顧子期,五年了,兩個人頭一次那麼近。歲月特別眷顧他,這些年沒什麼大變化,還是那麼帥氣,不過收斂了當初的狂傲,變得內斂,更加具有男人的魅力了。

  眼睛忍不住在他身上打轉,顧子期口罩下,嘴角上揚,把臉湊到譚欣然面前,說:「看夠了嗎?是不是還是一如既往的帥,喜歡嗎?」

  被人當場抓住偷看,譚欣然有些臉紅,不過想想人要有立場,倔強地扭頭不看他。顧子期開始肆無忌憚打量着譚欣然,她這個倔強的人兒臉上淚痕未乾,但是歲月格外優待她,她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

  看着這個心心念念的人,顧子期想到了她當初哭着喊着求他回頭,不要分手的場景。他當年那絕情,她的絕望,現在雖然時過境遷,但是往日依舊曆歷在目。

  到了譚欣然家裡,一進去顧子期就察覺這裡的一切好熟悉,好像當初他們兩個人同居的房子。剛進來那一刻,顧子期錯覺自己就在華大對面的公寓里,只不過片刻就清醒了,終究時過境遷了。

  譚欣然默默不說話,給他倒了一杯水。面對顧子期,譚欣然沒辦法像對魏棱那樣惡語相向,舊情作祟吧。

  接過那杯水,兩個人陷入了沉默。久而久之,顧子期才說,「你不用管魏棱,我沒事,我可以應對的過來。」

  他說這話時,譚欣然看了他一眼,他顯得很憔悴,一直揉着自己的太陽穴。怕譚欣然誤會,顧子期加多一句:「我和白清兒沒什麼,合作幾次,是她非要碰瓷蹭熱度,你不要想多了。」

  對於這次鬧的沸沸揚揚的緋聞,顧子期不屑於和別人解釋,反正會相信的人始終會相信。但今天解釋的對象是譚欣然,顧子期破天荒想解釋了。

  沒想到譚欣然瑤瑤頭說:「你沒必要和我解釋什麼,這些和我沒關係。」

  當年已經痴心錯付,現在譚欣然不想重蹈覆轍,也不要自作多情了。顧子期忽然抓住了譚欣然的手,譚欣然掙脫不開。

  「怎麼會沒關係,難不成我們之間就剩下一句沒關係?」

  顧子期期望的眼神,譚欣然扭頭不去看了,說了一句:「不然呢?」譚欣然咬緊嘴唇,心裏是翻山倒海。

  分手是顧子期提,譚欣然試圖挽回過,得到的又是什麼呢?現在就江湖不見吧,哪怕日後無心再愛,孑然一身,也不要再回到顧子期身邊,不然遲早會再受傷。

  五年前,顧子期已經把事情做絕了,時至今日譚欣然的傷口還未癒合。對顧子期是心理防備的緊,她趁顧子期愣神,抽出了自己的手。

  退後了幾步,對那個男人說:「顧子期,你不覺得你問這句話沒有意義嗎?是你說的,我們以後橋歸橋路歸路,互不相干,怎麼現在來問我,我們之間難不成就剩下一句沒關係,不覺得很可笑嗎?」

  女人都是水做的,譚欣然也不例外,她假裝的堅強在顧子期面前分崩離析,淚落千行,顧子期有些措手不及。是的,當年顧子期過於衝動了,說出了太多絕情傷人的話。

  「丫頭,對不起,當初是我的錯,我回去找過你,只是你已經退學了,我找不到你。」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譚欣然聽不進去,這五年的孤獨寂寥,那些痛,無法抹去。強忍着讓眼淚不落下來,譚欣然說:「顧子期,很多東西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的,是非曲直,五年前已經蓋棺定論了。」

  說完這句話,譚欣然收起了脆弱,露出一個笑容,下了逐客令。「你不用和我說這些,我不信。如果你是希望我幫你拿回孟凡那個角色,我會幫你的,你不需要使用美男計。」

  聽到譚欣然這麼說想他,顧子期怒不可遏:「在你眼裡,我就這麼不堪?」

  人在氣頭上,譚欣然回了一句:「對,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沒擔當,沒能力要靠女人幫忙的窩囊廢。」說完這個,譚欣然就有些後悔,但她還是倔強地盯着顧子期。

  她成功了,顧子期摔門走了,他沒辦法接受譚欣然把他的真心想的那麼齷齪。他走了以後,譚欣然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哭,她想起了太多太多不美好的東西。想到孩子從她身上離開時的痛,她沒辦法原諒顧子期。

  五年了,那疼痛還在,譚欣然只要一想起,就痛的撕心裂肺。她蜷縮起來,緊緊抱住膝蓋,希望可以給自己一些溫暖。

  「魏棱,給我發聲名,我要追究白清兒誹謗。」顧子期氣得給魏棱打電話。「這個女人你給我解決好,解決不好,就讓她消失。她想死,我成全她。」

  這麼狠辣的顧子期,魏棱很少見,除了當初對袁紹偉的不留情面。魏棱想勸顧子期,:「子期,我知道你火大,可是娛樂圈就是這樣子,你不可能真的那麼較勁吧?」

  「那就給我發聲明,她要是繼續上串下跳,就不用客氣。」撂下這一句,顧子期就去夜店買醉,醉了就沒那麼煩心事了。

《半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