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寵婚甜妻太旺夫
八零寵婚甜妻太旺夫 連載中

八零寵婚甜妻太旺夫

來源:google 作者:飛豬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肖穎 袁博

重生回到退婚的那天,肖穎撒腿就往回跑身後的痞氣男子攔住她,冷笑:「怎麼又不退了?」肖穎豪放大聲:「因為我喜歡你!」向來臉皮比城牆厚的袁博破天荒紅了臉肖穎上輩子信錯了一眾攀高踩底的勢利眼,重生後將他們一個個啪啪啪猛打臉「老公,咱家山頭下有好多礦!」「好,我去挖」「老公,那支股票以後會瘋漲!」「好,我去買」耍混鬧事的***頭自結婚後,蠻勁都用在寵老婆和發家致富上,很快富甲一方記者採訪...展開

《八零寵婚甜妻太旺夫》章節試讀:

只見陳冰不知何時站在教室後門,雙手插兜,一副居高臨下的傲慢神態,眼睛裏滿是怒火。
——————-
肖穎的心「咯噔」一下,直覺瞬間渾身冰涼。
就是他!
上輩子就是這個狠毒暴戾的劊子手毀了她,將她拉下地獄,天天拳打腳踢,最終把她活活打死……
陳冰見她臉色發白,似乎是在害怕,心情明顯好了起來,鼻尖輕哼:「你還知道害怕?
那還有得救!」
肖穎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緩住了心頭的害怕。
她冷冷瞪他,沉聲:「我喜歡誰都跟你沒關係。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你以為你是誰?」
語罷,她轉身離開。
「你——你!」
陳冰怒不可遏,清俊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大聲:「你給本少爺站住!」
在惠城的任何一個角落,他都是皇太子般的存在。
不管去到哪兒,不管是誰,一個個都對他畢恭畢敬,誰敢對他這樣子說話!
之前每次見到他,她都是怯生生冷淡得很,不怎麼說話。
起初還以為她是害羞,沒想到竟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肖穎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走,當他的話是耳邊風。
向來傲嬌囂張跋扈的陳冰哪裡受得住這樣的冷遇,撒腿奔了上前,攔在她的面前。
「肖穎!
你別仗着自己有點兒姿色就尾巴翹上天!
給臉不要臉!
少蹬鼻子上臉!」
肖穎腳步一頓,冷聲:「誰需要你給臉?
你有病嗎?
滾遠點兒!」
像他這樣不可一世的人,就該將他狠狠往死里挫,不然他還天真以為地球是繞着他轉。
「你——你!」
陳冰被氣得耳膜嗡嗡痛,氣急敗壞揚起手掌——
「救命!」
肖穎立刻大聲尖叫:「打人!
流氓要打人!」
此時正是放學時期,校道上操場上滿滿都是學生。
乍聽到有人在呼救,瞬間所有人都看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陳冰只好收手,眼睛慌張躲閃幾下,卻仍嘴硬擺氣勢:「看什麼看!
關你們屁事啊!」
肖穎早已撒腿往不遠處的學校大門奔去。
她沒有逃走,而是徑直衝進大門旁邊的校衛室,大聲喊:「保安!
大叔!
快救我!
剛才那人要打我!」
學校大門的校衛室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值班,兩個四十來歲的大叔見她背着書包,又聽她這麼說,立刻沖了出來。
「咋回事啊?

誰?

誰要打人?
!」
肖穎的手直接指向陳冰,語速又快又穩:「就是他!
那個穿花綠上衣的!
我是通訊專業二年級的學生。
這人不是咱們學校的學生,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混進來的!
剛才舉起手要打我!」
保安大叔一聽校外人員要打學生,立刻往陳冰衝過去。
陳冰一時慌了神,撒腿往學校裡頭狂奔。
保安大叔見他逃,趕忙一前一後追上前。
肖穎淡定抱着書包,好整以暇看着剛才仍不可一世的人渣夾着尾巴落荒逃走,直到瞧不見了,才慢悠悠走出校門等公交車。
陳冰性格偏執,傲嬌又虛偽,死要面子到幾乎無可救藥的地步。
上輩子氮肥廠經營不善後來破產了,他父親從高處跌落,他也從眾星捧月的「陳少爺」變成了普通人。
可他接受不了現實,墮落賭博又喝酒買醉,喝醉就砸東西打她。
她找居委會的人員協調幫助,他直接拿刀去威脅人家,大放厥詞誰敢管他家的事,他就殺了誰。
嚇得各位居委會大媽遠遠瞧見她不是躲起來就是繞路走,哪裡敢為她說一句好話。
她要離婚,他不肯,掄起拳頭就是一頓暴揍。
後來她實在受不了,乾脆向法院提出訴訟離婚,可惜卻被法院駁回了。
自那以後,他變聰明了,在外表現得如何如何疼她愛她,回到家又是拳打腳踢,還罵她沒好福氣,娶了她他才會開始倒霉,所以他要折磨她一輩子,永遠不會放過她。
那段天昏地暗的日子裏,她只能去人多的工地幹活,盡量不回家,避免這個隨時可能發瘋的惡魔。
重活一回,她絕不會再讓他的魔手落在自己的身上!
陳冰那人死要面子又虛偽,她是故意讓他沒面子,然後趁機激怒他的。
一生氣,他就什麼思考能力都沒有,只會動手動腳。
讓他先嘗一嘗被人追着打的感覺,不然她心頭的恨意恐怕會忍不住想立刻爆發!
當初如果不是被陷害,她又怎麼會嫁給那樣的人渣,自己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眼睜睜看着父母親卧病在床卻無能為力……
「怎麼哭了?」
一道淡沉嗓音在前方倏地響起。
肖穎微愣,抬眸看到袁博站在老宅的大門前,劍眉皺起盯着自己看。
啊?

他怎麼在這兒?
袁博似乎看出她眼中的驚訝,提醒:「新水管我買來了。」
同時示意手上的細長水管。
「哦哦!」
肖穎吸了吸鼻子,快速擦去眼角淚水,笑道:「謝謝!
快請進!」
她趕忙掏出鑰匙,打開大鎖,將大木門推開。
身後的袁博不着急邁步進去,問:「你剛放學?
公車上哪個混蛋欺負你了?」
「沒!」
肖穎慌忙搖頭:「不是……」
袁博見她欲言又止,便不再追問,猜想不是公交車上的人欺負她,那肯定是在學校里。
她不敢說,他自然有辦法去查清楚。
他徑直進了廚房,掏出工具動手幹活。
肖穎匆匆將書包放下,倒了一杯水走過來:「博哥哥,外頭的總閥門關上了吧?」
他擰扳手的動作微頓,低低「嗯」一聲。
小時候她喊自己時,也是這般自然又親近。
他動作嫻熟裝卸,肖穎奔出去一會兒後,在廚房外頭忙碌洗洗切切,不時跟他聊上幾句。
袁博沒怎麼開口,認真幹活兒做事,不到六七分鐘就完成了。
總閥門打開,嶄新水龍頭一擰,水嘩啦啦流了出來。
他快速擰緊,道:「行了!」
「好!」
肖穎笑喊:「博哥哥,我在院子里。
你過來洗手,歇一歇吃點兒水果吧。」
袁博撈起工具包走出來,一手甩掉臉上的汗,淡聲:「用不着,我先走了。」
語罷,他健碩的大長腿往大門邁步。
「等等!」
肖穎追上來,捧着一個陶瓷盤子,一邊奔來一邊解釋:「博哥哥,這是我特意跑出去買給你吃的。」
袁博停住腳,扭過頭,只見少女殷切看着自己,美麗的大眼睛裏帶着明亮的光。
瓷白的盤子上,擺着紅通通的西瓜片,切得一般大小,擺成花朵般形狀,盤子的白,瓜肉的嫣紅,加上瓜皮的翠綠,配上她擺的形狀很獨特,賞心悅目得讓人忍不住食慾大開。

《八零寵婚甜妻太旺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