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百勝狂軍
百勝狂軍 連載中

百勝狂軍

來源:google 作者:姜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炎 欒曉蝶 現代言情

三年國戰,他揮灑熱血,護國衛邊三年後回來,只剩斑駁的墓碑孤獨等候那些害死姐姐的人做夢也想不到,會為此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展開

《百勝狂軍》章節試讀:

她都是為了你啊!
這句話深深地刺痛了姜炎心中某一片柔軟。
是什麼,讓本無血緣關聯的人能付出如此代價。
即便有血緣關係,也少有人能做出。
出事之後,人人都唯恐與姜瑤留下的丈夫女兒有關係。
而她,卻放棄一切,來照顧這鰥夫孤女。
「這妹妹,她太傻了。
」姜炎嘆息一聲。
汪准卻狠狠的錘拳上來,「你還當她是妹妹嗎?如不是愛情,誰會如此!」
「你若是敢辜負小葉子,別說我,就是你母親你姐姐在天有靈也不饒你不過。

嘶!
瑟瑟風起,落葉隨風。
一陣蒼涼席捲而過,吹動了姜炎的心弦。
從不知愛情為何物。
只道是與自己絕無關係。
他這一生啊,投入在對抗之中。
與家族對抗,與別國對抗。
從未想過,那些風花雪月之事。
更何況,母親臨終前曾叮囑過。
還有婚事一樁,不可辜負。
姜炎苦笑一聲,「不可辜負者,也多。
哪個能辜負呢?」
不過,此次回來,姜炎也有退婚的目的。
他也相信,以他如今的處境,對方的家族也絕不會認同這樁未曾定論的婚姻。
汪准怒吼道:「無論如何,絕不能辜負小葉子。

「除非……除非她,那你也得為她守孝三年。

姜炎微微點頭:「放心,我不辜負小葉子。

他不知道自己對小葉子有沒有感情,一直以來只道是有個好妹妹。
風吹過,亂了蕭瑟。
姜炎把手一揮,「這事以後再說。

「眼下關鍵的是你要給你姐正名,她根本不是流傳的那種人!」
「我會的。
」姜炎回道。
「你姐的死,還不是因為那些人。
我們結婚前兩天,你姐就被他們弄成了重傷。
否則那田柳沅哪有下毒的機會。

「你既然現在那麼有能力,那你直接帶着你的軍隊殺去姜家,把他們全都殺了,給你姐報仇。
」汪准目光閃爍着。
聞言,姜炎卻沒有一口答應。
因為當年,答應過母親,那個人沒死之前,不得回去報仇。
父不死,不入京。
當年的承諾。
但,回來的那天他就叫人查過。
老傢伙命在旦夕,最多不會超過三個月。
趁着這個時間,正好可以將雲東府所有參與過害過他們一家的人揪出來。
有些東西,雖然自己不想要,但也得拿回來。
不能辜負,那些操勞。
「等我解決完雲東府的事情,我會回去。
」姜炎答應道。
汪准露出老懷安慰的表情,實際上他也不過才三十多歲。
只是那些事,讓他在近幾年迅速衰老。
「行了。
」將斧鉞還給姜炎,他嘆聲道:「若是你姐知道你現在的地位,一定會很開心。

「那些都是虛名,若是可以,我想將她換回。

「別說那些沒用的廢話,記住你的仇,得用那些人的命來還。
」汪准給出壓力。
姜炎一一答應。
見狀,汪准深看姜炎一眼,忽然又從口袋裡摸出一樣東西。
那樣東西晶瑩剔透,在黑夜中竟大放光華。
而藏在口袋裡時,卻能將光華斂去。
直到這一刻,汪准才將其拿出。
「這個,是你姐受重傷後交給我的。

「她說,這是你母親留下的遺物。
拿着它,或許能找到你母親的下落。

姜炎身形微顫,定眼凝視過去。
從汪准手裡接過,那是半塊玉珏。
當其落在手中,姜炎感覺到一股澎湃的力量,以及那熟悉又陌生的氣息。
「是……是母親!」
「你母親說過,若是你以後有出息了再交給你,否則就一直放在瑤瑤手裡。
瑤瑤死後,託付給了我。
」汪准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姜炎出息了。
現在,可以交給他了。
「拿着收好。
」汪准囑咐一聲。
姜炎獃獃道:「還有半塊,在哪兒?」
他摸了**口,那半塊幾乎碎掉的玉珏,與此一模一樣。
二者,竟合二為一。
顯然,還是原來的半塊。
「不知道,我只拿到了半塊。

「家裡我搜遍了,沒有。

「可能在你母親留給你的別墅里,到時候找找吧。

說了這麼多,汪准有些累了。
這些年,憋了一肚子的話。
總算說了出來。
說完彎下腰試圖去找被姜炎踢飛的酒。
遍尋不到,汪准苦笑:「你這傢伙,哪來那麼大的力氣,把酒都踢飛找不見了。

姜炎趕緊藏住,看來,他又多了一個目標。
只要將玉珏湊齊,就能找到母親的下落。
母親,她還活着嗎?
……
不多一會兒,接到了蔣飛雪的電話。
從電話里的聲音判斷出,結果不樂觀。
兩人緊忙回到老房子,還沒進屋,就看見一眾名醫搖頭嘆息。
姜炎內心一頓,忙走進去。
「如何?」
「姜帥!」
所有名醫皆都露出慚愧。
「到底怎麼回事?連你們都看不好嗎?」姜炎震撼道。
「實在是,請恕我能力有限。

最為德高望重的黃醫師搖頭一嘆。
這人可是如今大周國最赫赫有名的大夫。
論名望,遠遠超過仙去的老醫仙。
畢竟,老醫仙低調,其人不為人知。
「到底什麼原因,連你們都看不好。
」姜炎心下沉重。
黃醫師與其他名醫用眼神交流一番,無奈的站出來道:「不是尋常的病,不過很奇怪。

「很奇怪是什麼意思?」姜炎連忙問。
「按說以這種病症,發病便無葯可醫。

「這位姑娘早就該撐不住。

「可奇怪的是,她依然堅持了那麼久。
其實她全靠一口氣撐着,時間不算短。

黃醫生對此感到十分震驚。
如此虛弱的姑娘,卻能有如此強大的意志力。
另一位名醫接着道:「若單是如此也便罷,我等剛才感覺到,她體內似乎有活物。
只是我等找尋了一番,卻未能查到。

幾位名醫紛紛說出怪異之處。
他們本就是當世名醫,不是什麼庸醫。
雖治不好,但那些尋常大夫摸不透的,他們能看的到。
聽他們說的如此嚴重,讓汪准痛苦不已。
與汪思瑤一起,父女倆跪在病榻前痛哭。
姜炎卻不信邪,咬牙道:「既然能找到怪異之處,必定能治好。

「姜帥,請恕我直言,這……怕是真的難……」黃醫師不敢說下去。
姜炎低喝道:「不可能,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
「這……」
「今天麻煩你們了,我不需要你們治好,只需你們吊住小葉子的命。
至於怎麼治,我想辦法。
」姜炎打斷試圖勸慰的黃醫師。
無奈。
只好照辦。
本身幾位名醫也想治好葉子蘭。
只是該如何治好呢?
大羅神仙下凡,只怕也辦不到。
姜炎卻不信這個邪。
三年前聯軍伐周,誰都覺得大周必敗。
但他還是能化不可能為可能,反敗為勝,轉被動為主動。
世上事,只有去做,沒有未做先言敗。
「飛雪,大周所有的有點名氣的大夫,無論老幼,全都請來。
」姜炎霸氣無比的命令道。
蔣飛雪心神一動,立即答應。
正準備去,忽然撞見龍二着急忙慌的沖了進來。
「姜帥,有人讓我給你帶話。

姜炎眯眼瞧去。
龍二一向穩重,怎的如此冒失。
「誰?」
「有一個自稱是妙手醫仙的傢伙找到我,說他可以幫您一個忙。
」龍二趕忙回道。
龍二本來正在分派骨灰給四大家族,並不當回事。
可接到蔣飛雪的電話後,意識到那人或許是真的。
便以最快速度趕來。
姜炎一聽,忙道:「人呢?人在哪兒?」
龍二面露難色,喘氣道:「呼,那人……那人架子很大,非說要您親自去找他。

「什麼?連大周天子都不敢這般說話,那人太囂張了。
」蔣飛雪頓時怒極。
姜炎立馬攔下她。
「好說,只要能治好小葉子,讓我做什麼都行。
」姜炎應下了。
「在哪兒。

龍二頓時長出一口氣,回道:「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