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拜見道友
拜見道友 連載中

拜見道友

來源:google 作者:愛讀的柚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鸞 青兒

林鸞的周圍空間快速移動,好似林鸞站立着在穿梭這片空間周圍的一山一水都在加速遠離林鸞這時林鸞隨意踏出一步,便是一步萬里這乃空間壓縮的法技之法,修鍊至大成,便可縮地成寸,手掌人間少年在一場意外中魂穿神域,意外得到這天神傳承功法聚丹、築基、嬰變、靈涅、洞虛、塑神;看我林鸞上踏三十六九幽天,以凡人之軀逆天神域……展開

《拜見道友》章節試讀:

藏書閣內,楚憂肯定了林鸞的猜想。沒錯,他所要之物那一年後開啟的塔中就有。

這禁制神塔塔名叫做刑天神塔,乃是一件空間類神器。楚憂在學院這麼多年,自然是知道的多的多,在每一屆新生修鍊滿一年的時候,這塔中便會重新放入各類珍貴物品,在新生完成闖塔任務時也能獲得一些有助於修鍊的寶貝。

這刑天神塔最牛之處不是他是稀有的中小型空間類神器,神器,不少名宗旺族都有。空間類雖然珍貴稀少,但也不是凡人界的鳳毛麟角之物。

而那最令人稱道的除了他能夠釋放可供千軍萬馬空中奔襲的:彩虹之橋。還有的就是塔內的禁制所釋放出的神力,不會對聚丹期、築基期這類實力、器物進行壓制。但超過這兩級的不管是人還是那些輔助神器,他都做到讓這些在塔內通通失效。

甚至是對一些高等神器依舊可以做到。學院那壓制神力、靈力的法陣,便是源自他處。

不過這等之物可不在獲得獎賞範圍之內啊,楚憂捋了捋一把山羊鬍。一襲白袍的他雖然看上去是老者模樣,但看上去也是極為健壯,靈魂體的強度也是非凡。

「我所需要之物,就是這刑天塔中的一具僵傀,當然是級別越高越好。」楚憂直接說道;

若不是這開啟的神塔只是針對新生這一群體,儘管他現在只是一靈魂體,論修真實力依舊可以吊打學院眾師。

林鸞聽後,從字面意思,大概能明白這僵傀為何物。應該是一具可以活動的屍體。不過既為傀儡,那乃是別人所煉之物,不知還有沒有自己活動的能力。

林鸞問道楚憂着等問題。

楚憂點頭;僵傀便是一些修真者道消之前沒有坐化,他們的屍體則被人用來煉製成了傀儡。

而在這凡人界凡人體也有僵傀,只不過大多是自然形成,大多並未入道,不過他們的攻擊力也是略強,非尋常七帶武者所能抵擋。

因為本質上有所不同,在這稱謂上也就有了區別,他們叫做~

修真界的僵傀和凡人界凡人所形成的那個傢伙,他們都不需要主人的操控(凡人界的自然形成沒有主人),也可活動。不過這類僵傀級別對於楚憂來講,如果不是那種天縱奇傀,也只是有着讓他恢復爆體前的幾分實力罷了。

林鸞聽後,心中已想許多:

「那楚憂爺爺,你的意思就是讓我這靈魂分身寄生到一具僵傀之上?」

林鸞猜到;

楚憂捋了捋鬍子一笑,這個倒是不難理解:

「沒錯。我這就有一具金丹期後期的僵傀,你若是這靈魂二道體修鍊而出,我便有辦法讓你寄生到這金丹期後期的僵傀體內。在這神塔里奪寶,自然有着成功的幾率。」

「金丹期後期!恐怕即使是再天才,十二歲修鍊到金丹期後期的神域佼楚,也是最飽和的狀態了,進一步突破到築基,猶如逆天,恐怕不會。」

「嗯,不錯。據我所知,這刑天神塔內部有着神力壓制,就連神器一級的在裏面都會失去作用。不過,你也不要掉以輕心。實在是尋不得一具好一些的僵傀,也可以給老朽留意一番,到時候我自有寶物去換取。」

「嗯,楚憂爺爺,我盡量給你尋找到好些的僵傀,減少你的損失。」

林鸞話已說道,這爺爺也是對自己有恩,必將全力以赴!

楚憂欣慰一笑,面容更加的慈祥了起來。他這個神祇,今日也淪落到去求一個還未入道的小娃娃上去了。

楚憂一番苦笑,不過能從這兒碰到林鸞這個對於他來說的特殊之人,他很是歡喜。

這冷冷的藏書閣,他這冷冷的靈魂守在這,已經有好久沒有這樣開嘴淡笑多次。似乎還沒有說到正事。

這小童在這等着,嘴上先沒說,不過這心裏等着也有些焦灼吧!

……

「老夫我對靈魂之道頗有見解,但還是太過孤傲,認為自己走上了靈魂修鍊的另一條正途!最後修鍊魂力,靈魂與體內能量相衝,落了個靈魂力量撐爆肉體的結局。」

楚憂似乎想到了一些往事,自己隕落的實在太過憋屈。

說罷,楚憂從袖中空間漂出一卷書籍。藉助着破風眼,林鸞很快看到書中四字。

「《靈魂道經》!」

林鸞不由的嘴角念出。

「我雖撐爆了肉體,不過靈魂竟然吸收了几絲肉體精血並兩者自然融合。此法雖敗,但也不是一無收穫。這《靈魂道經》便是我體滅之後所寫。裏面有着我對靈魂大道的眾多感悟,日後你可按照你自己的道去感悟那有可能成功的一步。」

說著,楚憂嘴角一絲抽動,心裏有些激動顫抖,即使按照他的心性都有些按耐不住。

他因固走自己的靈魂道而隕落!

走到這一步,不知是對是錯。

楚憂片刻停頓後,繼續談到:

「這《靈魂道經》的延伸法技,便有着靈魂分裂。也就是靈魂的二道體。到時候,我可親自指導於你。不然你一個不慎,多是有着魂飛身隕的結果。」

楚憂抹去書中自己的靈魂印記,讓林鸞伸手去施加自己的靈魂印記。

十一歲的林鸞,小小的,這般年齡身高也不會高。伸出手臂去接那《靈魂道經》!

林鸞嘴上欣喜之意慢慢露出。

「這《靈魂道經》不知道比起我那《虛空道經》如何,恐怕也不會差吧!」

林鸞欣喜,露出手臂上的神印。

「咦!你是神域之人?為何會是這凡人體質!」楚憂注意到了林鸞手臂上露出的神印,剛才的猜測,有誤?

楚憂這身上的至寶傳承都交過去了,這???

「我是神域之人,來自山海紀空間諸武星系的銘瀾星!」林鸞自報家門!

「我還以為你是神人從凡人星帶過來的。」楚憂變得態度強硬了許多,語調都變了。

「凡人星?我並沒有去過。」

「我去過,我就是從凡人星上到神域空間的飛升者!」楚憂說道;他也是一名神祇,只不過命運捉人,肉體自爆,這靈魂看起來就像這神域的靈涅期一樣。

「這老爺爺怎麼前後態度反差這麼大!剛才是夢話,這才是醒話嘛!」

「恐怕來藏書閣的人少,也是跟這爺爺的脾氣關係很大吧!」

林鸞無語。

不過,當初我之所以敢逆天而修,就是對着這靈魂一道感悟的無比自信。

第一次見到這小童是因為靈魂契合度的感悟之道。屬於心見。

第二次只是因為看到了那小童手臂上的神印,屬於眼見。

「我?我想……我再相信我一把吧!」

楚憂態度再次轉變。

「應該不會有錯。想不到第二次,我還是不相信了天,而是相信了我自己!」

「爺爺,你在說什麼?」

這一句楚憂自言自語的話,林鸞聽了滿頭霧水。不是對他說的。

「好吧!爺爺當到底,以你現在的體質,太弱,靈魂裂變帶來的虛弱,你的肉體根本無法承受。」

「必須要鍛煉到八帶武者所擁有的肉體強度之上。我觀你,雖然達到了疊浪境三重天,可那是這周圍靈氣滋養出來的結果。你的肉體強度只有三帶的武者強度。」

九——衍——煉——體——訣

楚憂心念一動,五個光亮的大字赫然浮現在林鸞的眼前,眾生不愛來藏書閣又有了一個原因。

五個光亮大字在虛空中化為螢蟲光火湧入林鸞的眼中。

關於《九衍煉體訣》修鍊體質的法門種種,林鸞仿如被這功法帶到了一處空間。空間內,林鸞腳踏的白色虛空,一行行光影文字出現。

「原來這《九衍煉體訣》是楚憂爺爺所在的凡人空間,一種至高級的修鍊法門。在那個大陸,被稱做最強等級的:帝級功法。剛入道便是能夠達到9帶~12帶的武者境界。」

「若是這楚憂爺爺在他那片大陸,也是個極強者,已經達到了帝級。」

林鸞眼中白色光芒消失,他已知曉這煉體訣的入門修鍊之法。

「可笑我在那母星自是那至強者,竟然對那煉藥、藥草之物知之不多。你可在這藏書閣尋得些這類書籍,煉體恢復也是重要。」

說罷,白袍衣的靈魂老人楚憂揮袖離去。他好久沒有去和一個人說這麼多的話。除了他的一些家人。

「煉體~分身~奪寶」

林鸞心底有了方向。從這煉體開始。距離這神塔開啟時間還有一年,從武者二帶修鍊到武者八帶,尋常人最快也要五六年的時間。資質差一些的甚至是一輩子都是難以達到。畢竟修真一道極為苛刻,大多數人無法踏入修真也屬實正常,這本就是對修鍊者的一種極端要求。

用這《九衍煉體訣》,去掉分身的時間,大幾個月,只要勤加修鍊,應該有着沖頂這武者八帶的可能。

……

藏書閣內,林鸞利用着瞬移之法,用最少的時間,找得更多的書籍,尋得那煉體恢復的藥方。

這也是,下一個任務所需。所利用的時間不多,要珍惜着這每一秒流逝的時間才是啊,就在撞日。

十一歲的林鸞已開始了計劃中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