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暗刃
暗刃 連載中

暗刃

來源:google 作者:老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老朱 蕭風 都市小說

龍衛保安公司!所承辦的業務都是來自華夏在外項目的安保工作隊長蕭風,前某王牌特種部隊隊長,代號暗刃蕭風帶着一幫鐵血兄弟,為在海外工作的國人精英們提供高質量的安保服務十億、百億,千億項目,為了利益,各路神仙各顯神通,更是不擇手段,香車美女,恐嚇暗殺、激戰死亡,就看誰技高一籌!成為最終贏家!展開

《暗刃》章節試讀:

落日餘暉漸漸消失殆盡,西邊那一抹殘陽早已被這激烈戰鬥嚇得躲了起來……

夜幕即將籠罩着大地。

天際邊那亮亮的小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爭先恐後地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似乎要混個臉熟。

兩架陸軍最新型武裝直升機,轟鳴着,以極限的速度呼嘯着撲向崑崙山脈九號地區。

這裡是第一特戰小隊信號消失的地方。

此時,崑崙山脈九號地區。

敵我雙方已經徹底瘋狂了,戰鬥打到現在,已經進入白熱化。

面對獨狼傭兵團的數次衝鋒,花金枝帶領第一戰鬥小組,以頑強的戰鬥意志,在打退敵人的多次瘋狂攻擊後。

迎來了短暫的安靜。

換來的卻是傷痕纍纍!

坦克身負重傷,機槍子彈早已打光。

閻王已經聯繫不上了,只是偶爾能聽到遠處狙擊槍的射擊聲。

估計正在與對方狙擊手拚死纏鬥中。

這樣也有好處,敵我雙方沒有狙擊手的參與,雙方都能放開手腳,盡情發揮。

就看誰狠,誰猛,誰的戰鬥技能略高一籌。

最後鹿死誰手。

作為小組火力手,必將成為敵人重點打擊目標。

面對數名傭兵的攻擊,坦克悍不畏死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早已經殺的雙眼冒血,將數名傭兵全部擊斃在身前數十米之內。

自己左胳膊被打斷,右腿中彈血肉模糊,腹部中一槍,子彈頭還在裏面,用繃帶纏了很多層,鮮血已經滲透出來了。

也就是坦克這身材,換作別人估計已經犧牲了。

此時的坦克感覺到一陣陣眩暈噁心。

「頭,我不行了!」

坦克衝著耳麥嘀咕道。

「咔嚓!」

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顫抖着雙手將92式手槍換上新彈夾,這是最後一個彈夾了。

此時的花金枝全身是血,在獨狼傭兵們多波次攻擊中,處在箭頭位置的她,首當其衝,成為敵人攻擊的目標。

幸虧另外兩名突擊手小冉和小刀及時靠攏過來,三人組成三角形防禦陣型!

發揮團隊合作優勢,三人互相支援,形成犄角之勢,更是形成一道牢不可破的防線。

在坦克的火力支援下,硬生生扛過敵人多次瘋狂攻擊。

最後一次攻擊,雙方都在子彈打光的情況下,進行了白刃格鬥。

現在他們三人面前不遠處,橫七豎八躺着數十名傭兵的屍體,一個個死相極為的猙獰恐怖。

「頭,他們是獨狼傭兵團的人。」

小刀坐在地上喘着粗氣說道!

他看到面前敵人屍體手腕上顯目的刺青,是只張着血盆大口的狼頭。

小刀渾身傷痕纍纍,肩膀,小腿,腰部都被敵人的軍刀划出深可見骨的血口。

山地野戰服早已破成道道布條,隱約露出強健的肌肉線條來。

「呸!我正覺得奇怪呢,這幫人的戰鬥力怎麼這麼強悍,原來是臭名昭著的獨狼傭兵團,比那些武裝分子強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瑪德,真過癮!」

鍾小冉朝着面前屍體吐了口吐沫罵道。

她剛才用匕首刺殺一名傭兵時,被另外一名傭兵偷襲成功,前胸戰術背心被劃破,鋒利的刀尖硬生生劃破高纖維防彈衣,露出綠色軍用文胸,剛才要不是瞬間後退一步,自己那兩座神仙峰可能就要當場飲血。

「卑鄙下流,齷齪至極!」

氣得鍾小冉像一隻發瘋的小母豹一樣,瘋狂地不管不顧,怒吼着、叫罵著撲上去,對着這名傭兵就是一頓猛烈攻擊。

如此瘋狂、不管不顧,不要命的打法,把這名傭兵嚇得不知所措,這名女特種兵咋了,葯磕多了嗎?這麼猛!」

兩軍對壘,生死一瞬間,打得就是氣勢和悍不畏死的戰鬥決心!

哪裡還能分心走神,這是對自己極度的不負責任,等於把自己命交給了敵人。

小冉最後用肩膀硬生生扛住對手一腳一刀,將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插入對方的心窩窩裡。

這名傭兵捂着胸口,在她面前睜着驚恐萬分的眼睛,渾身抽搐着,像泄了氣的皮球癱倒在地上,在極度恐懼中咽下最後一口氣。

花金枝已經累到脫虛,剛才一對三,在大腿負傷的情況下,用高超的格鬥術,將兩名傭兵的脖子劃成了漏氣的氣球!

當滋滋狂飆的鮮血射向空中時,另外一名傭兵嚇得拔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大聲叫喊道:「魔鬼啊,妖女啊!太可怕了,上帝快來救救我吧!」

「嗖!」

花金枝手一揚,匕首猶如一道閃電,划過空氣毫不客氣地插入將後背對着自己的那名傭兵。

望着一頭栽到地上的傭兵。

花金枝低罵道:「瑪德,你教官沒告訴你,戰場上不能背對着敵人嗎?垃圾!」

「噠噠,噠!」

山下樹林里槍聲一直在響,想必第二小組已經跟敵人交上手了。

花金枝望着山下喃喃道:「希望你們都是戰神。」

自己已經無法去支援了。

突然,花金枝聽到耳麥中坦克說話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對。

趕緊對着耳麥喊道:「坦克,好兄弟,千萬別睡,蕭風馬上就到,咱們支援馬上就到,姐姐求你了,千萬別睡呀!」

小刀嘴裏低吼着,呼叫着坦克的名字,掙扎着爬向身後幾十米外的坦克。

他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

小刀爬過的地方,留下一路血跡斑斑。

小冉和花金枝手拉手坐在一起,背靠着大石頭,兩人的手心握着一枚手雷。

這枚手雷也叫光榮彈,是留給自己的,作為女兵,一名女特種兵,當然知道戰鬥的殘酷和無情!

更加知道自己一旦被敵人俘虜,將會有什麼樣的悲慘下場!

所以,女特種兵都會比戰友們多帶一枚手雷,用紅繩系在胸口,需要的時候會毫不猶豫拉響它。

此時此刻!

尼巴耶夫鬱悶到極點,望着面前剩下的五個人,而且一個個都是傷痕纍纍,沒了人樣。

瑪德!自己共帶來三十個傭兵,除去在山下埋伏的十人,自己這裡是二十人,對付對方五個人,四比一,對方一個沒死,自己這邊現在活着五人。

天啊!這是什麼戰損比率!

這仗還怎麼打!

望着傭兵們那驚恐的眼神,尼巴耶夫知道今天這場戰鬥不好打了。

傭兵們已經沒有了精氣神,已經失去了鬥志。

瑪德!弄不好自己也得留在這昆崙山,當了樹木花草的肥料。

作為傭兵,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本就是刀尖上討生活,拿錢買命,不是殺人,就是被人殺。

「瑪德!怕什麼!都給老子打起精神來,對方比我們也好不了多少。」

「對方已經彈盡糧絕,個個身負重傷,已經都站不起來了!

尼巴耶夫放下望遠鏡說道。

「咱們現在衝過去,給他們補刀就行,送他們去見上帝,然後我們快速撤離到接應位置。」

「完不成任務,誰也別想拿到一分錢,完成任務了,即使戰死,家人也能拿到大額的撫恤金。」

尼巴耶夫咬牙切齒罵道。

他知道這時候只能用金錢來誘惑,這幫已經嚇破膽的傭兵。

要怪,只能怪華夏軍人太踏馬厲害了!

一個月拿不到幾千塊錢工資,卻一個個都敢玩命,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圖些什麼。

「全體準備,五分鐘後發動最後一次攻擊!」

尼巴耶夫下達最後的命令。

「嗷嗷!嗷嗷!」

尼巴耶夫帶頭狼嚎起來,這是獨狼傭兵團特有的狼嚎,以此來給傭兵們打氣壯膽。

「敵人要進攻了。」

花金枝苦笑道!

「小冉,準備拉手雷跟狗日的同歸於盡,好妹子,別怕,姐姐陪着你一起上路。

鍾小冉點點頭,將手雷拉環扣在食指上,將滿是鮮血看不清容顏的頭,靠在花金枝滿是鮮血的肩膀上。

想了想輕聲笑道:「隊長,我不怕,只是有點遺憾,活了二十二歲,都沒談過戀愛,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滋味!」

「好妹妹,去了那邊,姐給你找個最帥的男朋友,好不好?」

「隊長,有多帥呀,有蕭大隊帥嗎?」

蕭風是基地公認的帥哥型男!

更是女特種兵們的夢中情人。

花金枝撇了撇嘴,「再見了我親愛的蕭風。」

「轟隆隆!」

「突突……突突……。」

突然,夜幕低垂的天空響起震耳欲聾的聲音!

花金枝立即反應過來道:「我們的支援到了,小冉,快把手雷扔出來。」

小冉瞬間反應過來,食指一拉,手一揚,手雷划過夜空,划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向正在逼近的幾名傭兵扔去。

這幾名傭兵在尼巴耶夫的慫恿和威脅下,戰戰兢兢小心翼翼正在一步步逼近。

突然聽到天空有直升機的轟鳴聲。

頓時大驚失色,傭兵們知道自己的直升機是不可能飛到這裡。

那肯定就是華夏軍方的支援到了!

驚慌失措中,看到一枚手雷飛來!

「我艹,打到現在還有珍品私藏呀!」

「手雷!卧倒。」

有人大聲叫喊道。

轟!

手雷凌空爆炸……

原來小冉延遲了三秒才扔出。

「啊呀……」

一陣鬼哭狼嚎聲響起……

天空中,蕭風站在機艙門邊,腰上拉着速降繩,手中端着95突。

因為天黑,只能看到黑呼呼的山峰,看不到山上哪裡有戰鬥,直升機正要兜圈。

突然看到山樑上冒起一團火光。

「是手雷爆炸。」

「在那邊,快!」

蕭風立即判斷出,那裡應該是花金枝所在的位置,她在用手雷給自己引導方位。

飛行員也看了,手中操作桿一推,直升機呼嘯着從空中一個急速俯衝。

當直升機距離山樑有三十米的距離是,蕭風說道:「我先下。」

一拉頭盔上的夜視儀,身體一躍而下,動作瀟洒地跳出機艙。

半空中就像一隻雄鷹一樣,向下俯衝,手中的95突居高臨下已經打響了。

「噠噠,噠噠!」

有了夜視儀的幫助,蕭風將下面正在逃跑的傭兵看的一清二楚。

95突形成一道火力網,打在花金枝前方十幾米的地方,阻斷了與傭兵們的接觸!

「同志們,別怕,我來了!」

蕭風大聲喊道。

尼巴耶夫知道大勢已去,嚇得大叫道:「撤退,快跑!」

再不跑,都得死這兒。

他轉身就跑,顧不上那幾名傷痕纍纍的傭兵。

活着的,能動的傭兵,一瘸一拐地拚命跟着跑,都知道不跑就沒命了……

因為自古以來,華夏是傭兵的墳墓。

《暗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