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安安之意
安安之意 連載中

安安之意

來源:google 作者:曉呵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安安 陳子意

【甜寵暗戀】【王子公主】山頂的鞦韆架脫結,安安直直的摔下山崖,陳子意沒有絲毫猶豫,便跟着她跳了下來兩人命大,掉進了水潭裡安安坐在岸邊瑟瑟發抖,看着到處找柴的陳子意問道:「你為什麼跳下來?」陳子意抬頭看了她一眼,岔開話題「我們先生火將就一晚,明天他們差不多便能找到我們」安安垂眸:「我不想回去」陳子意抬頭,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只見安安笑意冉冉的說道:「我們私奔吧!」陳子意:……展開

《安安之意》章節試讀:

陳子意環顧四周看了看,問道:「你覺得哪裡不滿意?檀香要不要去了?」

安安笑着搖頭:「都挺好的,而且檀香里有驅蟲的草藥,雖然我不怕,但是還有她們呢,留着吧,反正也挺好聞的。」

陳子意點點頭,「那你早點休息,我就住在剛才的地方,有事你去找我。」

「好,謝謝師兄。」

陳子意離去後,雅雪欠身行禮:「姑娘看可需要沐浴?」

安安點了點頭。

「我這就去準備。」雅雪說著又欠身行禮。

「哎,等等。」安安叫住她。

雅雪疑惑的抬頭。

安安輕笑着看着她們兩個:「我從小在山上長大,沒有那麼多禮數,所以在我們這個院子里,你們不必過多行禮。」

「這怎麼行?」雅雪震驚道。

荷花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安安笑道:「我在山上的時候也有一個丫鬟我們兩個之間處的就像是親人一樣,這樣生活起來才更舒服。就當你們為了我這段時間能住的舒服點,委屈你們一下。」

荷花和雅雪兩人面面相覷。片刻後,雅雪遲疑道:「可是……公子那邊?」

「他才不會注意那麼多,你們只管放心好了。」安安調皮一笑。

荷花和雅雪再次相視一眼,無奈點頭稱是。

安安沐浴過後躺在床上,想着以後若是回到趙國,只怕自己要活的更加小心翼翼。唉!安安承認今天來到陳府之後,心情便一直不太好,那種處處是規矩的感覺真是讓人難受。難道自己以後只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嗎?安安越想越頭疼,使勁捶了兩下床,窩進被子里開始努力入眠。

連日來車馬勞頓,讓安安次日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醒來睜着眼睛望着床頂,半響腦子才清醒過來。

安安長舒口氣,坐了起來,外面的荷花聽到聲音,小聲的詢問道:「姑娘,你醒了嗎?」

「醒了。」安安掀開淡黃色的帳幔下床。

荷花趕忙過來服侍她,拿來了漱口水和盆子,讓安安梳洗。

安安擦完臉把毛巾遞還給她,發現旁邊居然有一套白色碎花的女子衣裙,疑惑道:「這怎麼是女裝呢?」

荷花笑着解釋道:「公子說了今天你不用外出,就在院子里好好的休息一天,這個院子沒有外人來,不必穿男裝。」

「師兄什麼時候來的?」安安拿過衣服,自己穿上,荷花在一旁幫忙。

「公子天剛亮就過來了,見姑娘還在睡着,便未打擾,只是交代了兩句便走了。」荷花說道。

安安點頭,又問道:「師兄今天出去了嗎?」

荷花一邊幫安安整理衣服一邊說道:「公子出去了這些天,老太爺也不在,積壓的事情太多,所以他一大早便去處理了。姑娘身上好香啊。」

安安自己嗅了嗅,「沒什麼味道啊?」

「有,淡淡的,可好聞了。」荷花又湊到安安身前嗅了嗅,「遠了聞不到,離的近了才有,那個詞叫什麼呀?心,心人心……」

「沁人心脾?」

荷花用力點頭:「對對,就是這個詞,反正就是特別好聞。」

安安輕笑了下,並未在意,只當她說的恭維話。環兒照顧她這麼多年,可從來沒說她身上有何香味。

「姑娘來這邊,我給你梳頭。」

安安隨着荷花來到了梳妝台前,上面放着一個銅質鎏金的刻花妝奩,和一個銅質鎏金的刻花銅鏡。

安安想起在陳府這一日見到的各種事物,琳琅滿目的美味佳肴,各種各樣的珍稀擺件,這陳府的生意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等安安回神,發現荷花居然給她梳了個垂髻分肖髻,她扶着那兩縷垂下的髮絲,看着銅鏡里的女子,似乎顯得更加嬌弱柔美,卻少了一絲少女的童真。

荷花看安安微微皺眉,怯怯的縮回手,「姑娘不喜歡這個髮式嗎?」

安安抬眸看她的樣子,笑了起來:「挺好看的,只是以前沒梳過,有點不習慣而已。」

「那姑娘習慣什麼樣的?要不我再改改?」荷花小心翼翼的說道。

安安笑着搖頭:「不用,你會多少種髮式,以後都幫我梳梳看,我也能有點新鮮感。」

荷花靦腆的笑了,「那姑娘可有得試了,我會的可多了。」

「好,我等着。」安安看看外面,心裏有點好奇,昨晚天太黑,她都沒有看清這院子里的景色。

「要不我們出去看看吧。」安安眼睛亮晶晶的。

「好。」荷花應道:「不過,姑娘你要先吃過早飯。」

等安安吃過早飯,出了屋子,院里的花草便讓安安眼前一亮,昨晚天暗,居然沒發現這小小的院子里,還種着這麼多的珍貴藥材。

安安忍不住感嘆道:「你們陳府還真是富可敵國呀!」

「姑娘從哪裡看出來的?」

安安指着地上:「這麼一小片的藥材,沒有萬金之數,只怕拿不下來。」

「這麼多?」荷花震驚了。

安安點頭。

這時雅雪從外面走進來,一邊向安安行禮一邊問道:「姑娘這是想出去看看?」

「我想在院子里走走。」安安笑道。

「那我去拿幾把扇子。」

「好。」

幾人邊走邊看,來到了湖邊。安安捂住嘴巴,她以為是個小水湖,結果這麼大!

雅雪看了看她,笑道:「公子的院子很大,這水是從山上流下來的活水,從這裡轉一圈,又從另一邊流了出去。」

「太讓人震驚了!難怪我花他的錢,他那麼不在乎!」

雅雪和荷花抿嘴淺笑,一邊把扇子擋在安安的頭頂。

安安揮開扇子,一副宣告雄心壯志的氣勢說道:「我要使勁攀我師兄的這個高枝,好好的橫行霸道一番。哈哈哈哈……」說著又把扇子拿了過來,嘟囔道:「真熱。」

雅雪和荷花忍俊不禁,笑開了花。

「姑娘,我們先回去吧,下午的時候再過來伐舟湖上,行嗎?」荷花忍笑道。

「好好,快回吧,確實很熱。」

三人回到院子內,發現新雨已在院內等候。

《安安之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