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90後風水師
90後風水師 連載中

90後風水師

來源:google 作者:塵二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十一 趙曼

一眼看富貴,兩眼斷生死從看出女神有災禍開始,李十一踏上了一條無法回頭的死亡之路展開

《90後風水師》章節試讀:

餓死鬼不斷求饒,被太陽曬得痛不欲生。

  我大聲喝道:「我可饒你不死,但你若敢造次,我打你個魂飛魄散!」

  「大師饒命,我只是肚子餓……」餓死鬼掙扎着給我磕頭,一邊磕一邊冒煙,快被太陽曬化了。

  我看她這樣子也要死不活了,加上王東身上有守靈符,餓死鬼斷然無法再入他體內。

  「蓋回棚子!」我抬頭朝工人喊道。

  工人們也看見光芒里有黑影在磕頭,個個嚇得臉色發白,不敢妄動。

  我又吼了一聲,他們才蓋回了棚子,陽光頓時消失了。

  餓死鬼癱在地上,整個鬼縮成一團,慢慢地顯露出模樣來。

  卻是個長發瘦弱女人,瘦得皮包骨,兩條大腿比趙曼手臂還細,看起來毫無美感,只有瘦。

  工人們都看傻了,趙曼嚇得往我身後躲,擋着眼睛不敢看。我心裏其實也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見鬼,還是個這麼骨感的鬼。

  「你叫什麼名字?」我喝問道。

  「李莉,大師饒命,我只想吃頓飽的……」李莉哀求,畏懼地昂頭看我,露出一張乾屍般的臉,瘦得實在可怕。

  我心下驚疑,餓死鬼一般出現在災荒戰亂年代,由於吃不起飯活活餓死,怨氣太重只想吃飯。

  可這個李莉穿着現代服裝,看樣子是現代人,怎麼能活活餓死呢?

  正驚疑,王東那小子忽地放出一個巨響無比的屁,同時醒了過來。

  他還迷迷糊糊,冷不丁看見李莉,嚇得一激靈:「我靠,啥玩意兒?」

  李莉膽怯地看了一眼王東頭上的守靈符,往後挪了幾寸。

  「這個就是餓死鬼,好嚇人。」趙曼語氣發抖地解釋,猶自躲在我背後。

  王東回過神來,也趕緊跑到我身後:「李十一,快弄死她啊,我勒個去,真有鬼啊,阿彌陀佛,世尊地藏,大威天龍,媽媽咪呀……」

  「別怕,她被我制服了。」我讓王東別吼,吵死個人。

  王東一聽安心不少,又見李莉畏懼虛弱,就壯着膽子罵:「我干你大爺,老子一個苗條英俊好少年,硬生生被你弄成了死胖子,你看我整不整你就完事兒了!」

  王東很害怕,但也很氣,一邊唯唯諾諾一邊重拳出擊。

  「大哥,我真的餓,恰好又遇到你,我就想跟着你吃頓飽的,但半年了,一頓飽的都沒吃過。」李莉畏畏縮縮道。

  「你放屁,老子一天天吃得比豬還多,你能不飽嗎?你特么就是妒忌我苗條,想害我!」王東見李莉慫,他就大膽,指着李莉罵。

  我打住:「李莉留戀人間味道,卻不知道自己應該吃香而不是吃飯,所以永遠吃不飽。」

  聽我這麼一說,王東醒悟過來:「你個狗日的,讓我給你燒香不就行了?非得上我身!」

  李莉自知理虧,又害怕我,只能聳着頭眼巴巴望我。

  我的重點可不是吃飯,而是千思湖。

  我就問:「李莉,你是怎麼到千思湖的?」

  李莉不敢不答:「一年前,我男朋友嫌我胖給我戴了十幾頂綠帽,我一氣之下絕食減肥,經常三天才吃點素食代餐,不到四個月就瘦到了九十斤,但牙齦天天出血、腦袋天天暈,幹什麼都沒精神,也越來越討厭吃東西。」

  「後來一檢查,我得了厭食症,一病不起,在醫院躺了兩個月,什麼都吃不下,瘦到了六十斤。我回家天天哭啊哭,後悔死了,索性不活了,最後吃一頓。」

  李莉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我就點了個火鍋外賣,打算吃死自己算了,就邊吃邊吐,雖然噁心反胃,但我非要吃,往死里吃,然後就吃死了。」

  她說著嗦了一下舌頭:「還別說,那頓火鍋真好吃,可惜我吃多少吐多少,所以始終很餓。」

  王東一拍大腿:「你丫真是個奇葩,被男朋友綠了找我啊,我溫柔多金,瘦的時候還帥氣。」

  李莉不說話,只是無言地看了一眼王東。

  我抬手:「行了行了,李莉你說重點,我要聽千思湖的事!」

  「我死了之後,就往鬼門關去,想着來世投個好胎天天吃飽飽,結果就到了千思湖,這裡有個鬼門關。」李莉回憶了一下,「但當時太餓了,想吃頓飽的再投胎,我就依附在那個丑逼身上……」

  「靠,說誰丑逼呢?」王東暴跳如雷。

  我讓他別出聲,聽李莉說就行了。

  「也多虧了我沒有立刻投胎。依附在丑逼身上後,我就看見成群結隊的鬼被千思湖吞了,有個涼亭變成了黑洞,大家都被吸進去了,那根本不是鬼門。」李莉心有餘悸。

  我心中瞭然,李莉說的涼亭就是那個死門,被奇門遁甲偽裝成了鬼門。

  「你知道湖裡有什麼嗎?」我有點急切。

  「我哪兒能知道啊?我天天就想着吃,不過我覺得你很熟悉,你的氣味我聞過。」李莉吸了吸鼻子,有些疑惑地看我。

  王東當即罵道:「你個臭婆娘還想攀親戚?去地下攀你祖宗去!」

  我皺眉一想,心念一動,索性調動太清氣,從下丹田到上丹田—這一絲太清氣是我才練出來的。

  太清氣一動,李莉忽地抱頭尖叫,嚇得身形扭曲,直勾勾盯着我:「是你,是你吞了大家!難怪我覺得熟悉!」

  趙曼和王東面面相覷,而我心裏一沉,暗想果然如此,遭了。

  我就是中了千思湖裡那吞鬼玩意的邪,那是千思湖最大的鬼!

  我修陰變鬼,煉化了那玩意的邪氣,染上了它的氣息,加上太清術本身就修陰,越修越像鬼,所以李莉誤以為我就是千思湖的邪祟。

  這下麻煩大了,我被恐怖的玩意纏上了。

  「李莉,冷靜!」我大喝一聲,呈怒目金剛之相。

  李莉一抖,終於不尖叫了,只是畏懼地往後爬:「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這婆娘傻了?」王東撓了撓肚皮,完全不怕李莉了。

  我搖搖頭,李莉知道得不多,而且怕我,已經問不出什麼了。我指了指地上熄滅的高香:「王東,你點燃高香,喂李莉吃了吧,她吃飽了就有力氣去投胎了。」

  「老子才不喂,她害慘我了!」

  「你不喂她走不了,還是得上你身。」我斜了斜眼。

  王東一慫,罵罵咧咧地點燃了高香,不爽地湊到李莉面前:「吃吧,吃了趕緊滾!」

  李莉聞到香氣,頓時大吃起來,那三根高香眨眼間就燃盡了,之後她誇張地打了個飽隔,終於飽了。

  由於她誤會我是千思湖的邪祟,因此不敢道謝逗留,一溜煙就跑了。

  「這死婆娘,一點禮貌都沒有。」王東甩了一把汗,猛地肚子一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愣是起不來了。

  他驚得大叫:「怎麼回事?我肚子好重!」

  「餓死鬼走了,你的感官機能開始恢復,這肚子已經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你得拉個乾淨。」我說著,捏住了鼻子。

  趙曼見我捏鼻子不由疑惑:「咋了?」

  話音一落,王東臉色一青,嘭地一聲放了個山崩地裂的屁,還蹦出了一屁股的翔。

  我早料到了,捏着鼻子往外跑,一口氣不吸。

  趙曼就慘了,瘋狂跑出來,吐個不停。棚里的工人差點被臭暈,個個沖了出來。

  王東在裏面嚎叫:「我靠,救我啊,帶我出去洗澡,一人一千!」

  好說歹說,可算有工人捂住嘴鼻進去救他了,他也舒爽了,排泄正常了。

  我離得遠遠的,盤算着下一步該怎麼辦。

  知道了對方是湖中吞鬼邪物,我反而思路清晰了,而且我修太清術,可以煉化邪氣,一般中邪完全是給我加雞腿。但這終歸是個隱患,因為根據我的猜測,鬼開八門的目的是為了養那邪祟。

  邪祟被陣法養在湖底,翻不了天,只能讓我中中邪,但它出來後呢?怕是一口能把我吞了。

  我必須做好準備,首先就要知道那湖中邪祟究竟什麼來頭。而要知道這個,最簡單準確的辦法就是問鬼開八門的布陣人。

  布陣人不太可能是呂老闆,但他絕對是中間人,三個涼亭深埋湖底二十丈的大動作,他作為老闆不可能不知道。

  「李十一,你太壞了,為什麼不告訴我王東會放……」這時趙曼跑了過來,氣呼呼地瞪着我,臉蛋都是紅的。

  她這一臉膠原蛋白真是絕了,看得我想咬一口。

  可惜現在我沒心思。

  我問她:「我讓你去打探千思湖老闆……」

  「打探到了,呂老闆不是本地人,是湘西人,來我們東江後越干越紅火,最後成了房地產商的龍頭,名下還有一家大酒店,就是東江大酒店。」趙曼彙報情況。

  我一怔,湘西人?離着這裡上千公里呢。

  「還有,他早年幹了一件大事,把他湘西老家的祖墳給遷到了東江,這可太奇葩了。」

  遷祖墳?

  祖墳關乎到一個家族的興旺,絕不可輕易遷移,更何況是遷出湘西,來到這千里之外的東江。

  「他家祖墳在哪裡?」我心裏有了計較,要解決那湖中邪祟,必須從呂老闆下手,呂老闆遷祖墳,肯定有詭異。

  「小東江,鳳頭山。」

《90後風水師》章節目錄: